辩证行为疗法DBT 起源及其应用 ▏边缘型人格

发布时间:2019-11-30 4评论 2258阅读
文章封面



辩证行为疗法(DBT,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是一种循证心理治疗方法,可有效治疗一系列不同心理障碍。


DBT已获得美国心理协会(APA)和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的认准被列为循证心理治疗的有效方式之一,尤其是针对边缘型人格障碍。下文将解释什么是DBT以及其背后的最新研究证据。


什么是辩证行为疗法


辩证行为疗法建立基于以下假设,即来访者所出现的问题是由于技能缺陷所导致的。DBT可用于治疗以下障碍和症状:


● 边缘性人格障碍(BPD)

● 进食障碍

●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 物质滥用障碍

● 高自杀风险

● 青少年相关心理问题

● 双相障碍

● 注意力缺陷和多动障碍(ADHD)

● 大学生情绪失调症状


根据John Grohol的观点,DBT是一种特殊的认知行为疗法类型,最初是为了治疗边缘性人格障碍而开发的(Grohol, 2018),现已运用在多种不同心理疾病问题上。DBT是认知行为方法的一种方式,更强调心理社会方面对症状的影响。


该方法背后的理论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即某些个体倾向于以一种更激烈、超出正常水平的情绪表达来回应某些特定情境,通常容易发生于亲密关系、家庭关系以及朋友关系的情境下。


某些个体在类似情境中的情绪和生理唤起水平相对与一般人群来说更强烈、更快。


这种类型的个体往往会出现更高水平的情绪唤起,情绪恢复到正常平均水平所需时间也更长,常表现为剧烈的情绪波动。


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往往是“非黑即白”,没有中间灰色地带;由于缺乏必要的应对策略,他们很有可能从一个危机直接转向另一个。


DBT旨在教授个体更健康的应对方式和技能。


已有大量研究证实了DBT的有效性。首项DBT随机对照实验于1991年发表,作者是 Marsha Linehan博士及其同事(Linehan et al., 1991)。


Linehan及其同事发现,DBT可显著改善边缘型人格障碍女性患者的自杀和自伤症状。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过去被视作无法治疗的群体(Linehan et al., 1991)。该治疗实验持续了一年,每四个月评估一次实验组(接受DBT治疗)和对照组(常规治疗)的治疗效果。


结果显示,DBT组被试的自杀频率(指故意采取非致命的行动,导致自伤,或者故意使用超过常规剂量的含毒性物质[如药物])以及自杀尝试(大多数情况下,被试并不想死亡)下降。大部分评估措施同时显示,DBT被试也较少出现严重临床水平的自杀行为和意念。


另外结果表明,DBT治疗耐受性较好,个体更容易和动机完成整个治疗;住院天数也更少。DBT治疗组患者在抑郁、绝望感、自杀意念也在一年内逐渐下降。


理论解释


早期的认知行为疗法可有效解决抑郁和焦虑情绪障碍,但是对人格障碍效果一般,尤其是对于边缘型人格障碍BPD。因此,心理学家Marsha Linehan开始在认知-行为模型基础上改善治疗模型与方法 (Hoermann, Zupanik & Dombeck, n.d.)。


Linehan的改进旨在有效处理边缘性人格障碍有关的情绪失调和自毁(自伤、自杀)行为


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研究显示,BPD个体及其敏感。当他们不被认可获或接纳,常会以一种强烈和剧烈的情绪表达的方式来回应。


通常,他们都有消极的童年史,不良的抚养方式,童年虐待,缺少社会支持。


由于他们的过度敏感以及与抚养人间存在问题,许多儿童都成长于糟糕的抚养环境下,尤其是儿童的成长过程中,情绪或合理的需求不被抚养人接纳认可。


这种类型的抚养环境会导致儿童感到自己不被认可、低自尊。当抚养人采取惩罚、羞辱、批评或否定的抚养方式,BPD患者的症状就会容易被激活。


所以诸如“勇敢的女孩不会哭泣”的话也会使BPD患者感到自己的情绪不被接纳认可。BPD患者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从过度的情绪反应恢复至正常情绪,逐渐冷静下来。


这些观察让Linehan推测,不断挑战和尝试改变患者行为只会让来访者感觉不被认同和接纳;因此,针对BPD患者需要一种不同的治疗方法。


基于此,Linehan引入了几个独特的治疗部分(Hoermann, Zupanik & Dombeck, n.d.)。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改进是认可并接纳来访者的情绪,在改变(传统的认知行为治疗强调改变患者功能不良的认知和行为)和接纳之间到达一种辩证的平衡。


DBT技术


DBT治疗方法目前已广受认可,美国药物滥用和精神卫生服务管理局(Substance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Administration)已将之视为循证治疗手段。


除了独特的治疗结构,DBT还认同以下事实,即大部分个体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使用所拥有的技能来应对困难。


来访者可能是缺乏某些必要的技能应对眼下的困境。Linehan博士认为在治疗的过程中,帮助患者识别出哪种技能需要进行强化,然后实施一系列措施去纠正(Hoermann, Zupanik & Dombeck, n.d.)。


DBT 所包括的4个主要技能是:


● 正念 Mindfulness

● 人际关系有效性 Interpersonal effectiveness

● 情绪管理 Emotional regulation

● 痛苦(负面情绪)容忍度 Distress tolerance


正念技能:指发展对负面思维与情绪自我觉察能力以及活在当下,也提及到理性思维、情绪思维和智慧思维。


● 理性思维 reasonable mind:指基于逻辑理性思考和判断,依据客观事实和规律。

● 情绪思维 emotional mind:受个体情绪影响,对事物所赋予的意义(如人际关系的复杂性,亲情,友情或爱情)

● 智慧思维 wise mind:是理智与情绪的整合,创造了一种平衡,治疗师需要教授来访者如何应用智慧辩证思考。


人际关系有效性技能帮助培养并发展来访者一系列的社交技能,特别是在一些人际关系冲突情境下。治疗师会教授来访者一系列技巧,促使他们以智慧思维来进行理解和处理人际关系。


情绪调节技能基于基本的认知行为模型,帮助来访者更好地理解和应对剧烈情绪。通过心理教育帮助来访者理解“情绪是如何工作的”,个体对事物的解释诱发的情绪和相应的行为。


痛苦耐受技能指个体在不使情况变得更糟糕的情形下顺利渡过危机。通过接纳和非评判态度发展心理弹性(也称心理韧性)应对危机。


由于边缘型人格障碍BPD个体存在应对危机困难的问题,所以学习这些技能有助于他们在不实施自我伤害行为的情况下顺利渡过困难。


接纳和改变在某种意义上互不兼容;个体很难在接纳,认同自己体验的同时尝试做出改变。


Linehan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在治疗期间针对患者的问题在“接纳与改变”间来回移动变换,灵活运用,接纳患者的内在感受与情绪,鼓励其改变适应不良的认知与行为模式,这是“辩证”观点的一种表现。


术语“辩证”指辩论的一种哲学模式,因此称之为“辩证行为疗法”。这种来回模式的独特之处在于,治疗师会在某一时刻接纳并理解来访者的体验和情绪感受,而在另一时刻对其不良的思维模式与行为模式进行挑战并鼓励改变。


这就帮助来访者考虑其他替代方案。当治疗师在这两种相反的模式和方法之间移动时,可以对来访者容忍改变的能力进行评估。这是 Linehan辩证行为疗法的核心理念。


标准DBT模型包括两个治疗成分:


● 每周的个体单独治疗小节

● 每周的团体治疗小节 




DBT使用示例


已有众多研究证实了DBT的有效性。DBT在治疗边缘性人格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自伤以及自杀上尤其有效。


DBT以及社区服务


在美国,DBT已在公众健康部门用于治疗自杀和自伤行为以及其他广泛的心理障碍。


实验结果清楚表明,患者病理性行为频率得到减少或消除。DBT也可帮助到那些存在普遍情绪失调或经历强烈情绪反应(往往很难改变)的个体。


社区精神健康中心的来访者可能会接受团体技能训练,来学习正念、情绪调节、痛苦容忍度和人际关系有效性技能。同时,也可采用个体治疗来帮助个体培养和发展DBT治疗技能。 


DBT 和进食障碍


DBT可以治疗那些以情绪失调为特征的心理疾病来访者,如进食障碍。


对于主要诊断为暴食症以及神经性贪食症的来访者,DBT技能在减轻暴食(暴食症)或暴食伴随催吐清除行为(神经性贪食)以及其他类型的进食障碍上相较于控制组更为有效。


例如,DBT可有效提高边缘性人格障碍伴自杀和自伤行为患者的进食障碍(缓解率64%)。DBT通过帮助患者更有效地应对导致问题行为的负面情绪来缓解进食障碍症状。


DBT还能帮助来访者更有效地理解:“诱发自己通过暴饮暴食应对负面情绪的模式”。来访者通过习得技能,增加对负性情的耐受和减轻负面情绪的能力,而不是转而通过暴饮暴食应对负面情绪。


DBT和PTSD高危来访者


DBT对PTSD患者也有帮助。PTSD是一种致残性疾病,其特征是对过去创伤的侵入性记忆、对创伤情境和想法的回避、情感麻木以及过度唤起。


DBT采用四阶段模型来治疗PTSD。


治疗第一阶段强调使用DBT来达到控制自杀、自伤和其他严重行为帮助患者获取掌控感。


第二阶段使用Melanie Harned开发的DBT延迟暴露(DBT PE) 技术。


第三和四阶段旨在帮助来访者在日常生活中重获自由和愉悦感。


DBT延迟暴露治疗


该治疗方法建立在延迟暴露疗法的基础上,这是一种针对PTSD的循证治疗手段。经过修订后可满足高危和存在多种共病心理障碍来访者。


DBT结合延迟暴露曾应用于PTSD和边缘性人格障碍女性患者的自杀和自伤治疗中(为期一年)。


该研究发现,DBT结合延迟暴露治疗PTSD的缓解率高达 71-80%;另外,自杀和自伤行为、解离、羞愧、抑郁、社会适应能力、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以及总体功能均大幅改善。


DBT常见问题


1. DBT与其他形式的疗法相同吗?


DBT 是认知行为疗法的一种综合性疗法类型,旨在治疗那些对其他治疗模型无反应或反应不佳的个体。


DBT强调问题解决和接纳策略,是在辩证方法框架下运作的。


术语“辩证”指的是将两个对立的部分结合在一起的过程。DBT和其他治疗模型的主要区别是DBT主要用于一些难治型个体。


2. DBT主要用于哪些问题的治疗?


DBT目前用于治疗患有慢性或严重心理健康问题的群体。治疗师需要帮助来访者达成目标、改善幸福感以及维持治疗和积极改善。


DBT治疗的常见问题和障碍有:


● 自伤

● 进食障碍

● 成瘾行为

● 创伤后应激障碍

● 边缘性人格障碍


3. DBT最初开发旨在治疗何种疾病? 


DBT 最初是为了治疗那些存在慢性自杀想法(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一种症状)的个体。


4. DBT于何时开发面世的? 


Marsha Linehan于1970年开始发展DBT,当时是针对两类心理疾病人群:存在慢性自杀想法的个体和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个体。


1993年,Linehan出版了自己的首个官方治疗手册《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DBT 主要包括四项技能:


● 正念

● 痛苦耐受性

● 人际关系有效性

● 情绪调节


通过使用这四种技能,DBT来访者共需经历四个治疗阶段。从基本层面来说,治疗师需要努力把来访者从他们“所在的地方”转移到他们“想要去的地方”。



DBT的四个阶段治疗为:


● 第一阶段 – 获得掌控感


● 第二阶段 – 学会以合适的方式表达情绪


● 第三阶段 – 学会将解决问题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 第四阶段 – 体验到作为一名独立个体的完整性


1、在第一阶段,来访者试图重新获得控制感


那些使用DBT的个体可能有过冲动甚至失控的经历,也可能被视作是对自己或他人有危险的人。DBT可以帮助来访者建立积极关系,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情绪,同时培养对情绪的自我觉察能力。


2、第二阶段主要强调合理表达情绪


DBT帮助来访者学会以一种合适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情绪,而不是通过解离或直接回避这些负面情绪。


3、来访者在第三阶段学习如何去解决问题,过上更高效的生活。


在该阶段,来访者需要学习简单的问题解决技术,同时学习如何去区分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困难情境和问题。


4、在第四阶段,来访者学习如何建立“完整感”


该阶段旨在帮助来访者重获幸福感,过上想要的生活。


DBT优势


过去30多年的研究已证实辩证行为疗法的有效性。在大量支持性文献的基础上,DBT被国际循证医学协作组(the Cochrane Collaboration )视作有效性证据最充足的边缘性人格障碍干预疗法 (Behavioral Tech—Training, Continuing Education in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DBT, n.d.)。


同时,美国心理协会第12分会为DBT治疗BPD的有效性提供了最强有力的研究支持。


DBT的优势包括以下:


● 减轻自杀和自伤行为


● 降低自杀意念和表现出边缘性人格障碍青少年的抑郁症状


● 预防潜在风险个体逐步发展出真正的边缘性人格障碍


● 帮助边缘性人格障碍个体学习更有效的调节情绪策略以达到平衡情绪、行为和想法的目的


根据 Dimeff & Linehan (2001)的观点,DBT作为一种综合性治疗有着以下几种功能:


● 提升行为能力


● 保证新能力顺利泛化到自然情境中


● 提高治疗环境的结构化水平,以帮助治疗师和来访者顺利展开治疗


● 给予治疗师处理难治型患者的有效干预手段


针对儿童和青少年的DBT


DBT也可用于儿童和青少年的治疗中。虽然DBT最初是针对成人开发而来的,但其修订版本可有效治疗12-18岁的青少年群体。针对青少年的治疗与成人相似,包括相同类型的治疗策略和主要目标;不同在于,青少年的治疗需要父母的参与。


这有助于确定青少年及其家庭存在的某些常见困难行为模式。与成人治疗(16-24周)相比,DBT治疗该年龄组的时间相对较短。这种类型的治疗效果至少可以持续一年。青少年DBT包括四种主要的治疗方式:


● 个体治疗


● 定期的家庭治疗(青少年及其父母或抚养人共同参与)


● 多家庭团体技能训练小节,以学习DBT技能,如正念、痛苦容忍、情绪调节和人际有效性技能


● 个体指导,以帮助来访者在危机情境下使用DBT技能


DBT 治疗师也可以加入治疗师咨询,以更有效的治疗来访者症状。


DBT检测、评估以及问卷


Linehan 危机评估和管理协议


Linehan 危机评估和管理协议(Linehan Risk Assessment & Management Protocol;LRAMP):LRAMP是经过实证支持的综合性治疗框架,用于评估自杀风险和保护因素。


该协议旨在治疗师提供指导,以考虑最佳的自杀行为干预治疗。


该评估包括一个结构化清单,用于评估、管理和记录自杀风险;它还提供了一种信息记录结构,允许治疗师清晰地描述症状、评估以及治疗小节内所使用的干预措施,有助于跟踪随访和决策制定。


华盛顿大学风险评估


华盛顿大学风险评估方案(University of WA Risk Assessment Protocol;UWRAP):UWRAP是另一种评估自杀风险和心理痛苦的方案,其中包括的个人信息(Face Sheet)和简单记录表格(Debrief Form,评估来访者的心境和情绪痛苦)在每次评估治疗小节开始时需填写完成。


心境改善方案(Mood Improvement Protocol)也有助于评估来访者的心理状态。


边缘性症状清单


 边缘性症状清单(Borderline Symptom List;BSL):BSL-23共包括23个问题,用来评估来访者的情绪;BSL-补充量表(BSL-Supplement)的另外11个问题用来评估行为。该问卷附带了计分方式说明。


DBT-WCCL 量表


DBT-WCCL 是一项检查清单,用于评估应对方式。


在填写该清单时,来访者可以仔细回顾和评估自己在生活压力事件情境下使用的应对方式。本评估措施也提供计分方式说明。



有关以上测评量表的英文版下载:


http://depts.washington.edu/uwbrtc/resources/assessment-instruments/


4种有效干预措施


反向行动技能


DBT包括许多强有力的干预措施,情绪调节技能是其中最有效的干预措施之一


个体经历某种情绪时通常会伴随着一种行为。例如,感到焦虑或不安时可能会倾向于争吵;感到忧郁可能会出现社交退缩。


此时,做出与情绪状态相反的行动有助于改变情绪状态。比如,试着轻声说话而不是争吵;试着向朋友求助而不是退缩。这是一个非常简单但很有效的技巧。


P.L.E.A.S.E.情绪调节技能  


躯体和心理关系密切,二者相互影响。健康状况不佳的躯体可能导致个体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P.L.E.A.S.E是一种有效的实践:


● PL – 谨记重视并治疗躯体疾病Remember to treat the physical illness.


● E – 健康均衡饮食Eat in a healthy manner.


● A – 避免服用改变心境的物质或药物Avoid mood-altering drugs.


● S – 保证良好充足的睡眠Sleep well.


● E – 定期锻炼Remember to exercise.


这些都是看上去很简单却常常被忽略的事情,十分有益于维持个体良好的情绪状态。


关注积极事件


人们往往会倾向于关注负面事物,所以有时不得不提醒自己要看到积极的一面,正面思考。


例如,如果我们听到十次赞美,一次批评,我们可能只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一次的批评上。


该练习通过每天做一些积极的小事来帮助个体关注到积极面。虽然一个积极的活动不会改变你的生活,但累积效应是惊人的。


以下是一些简单易行的积极小活动:


● 吃一次轻松、不慌不忙的饭


● 看一场电影


● 拜访朋友或看望家人


● 游览当地动物园或博物馆


● 去户外散散步


● 为自己安排一个放松的夜晚


● 带上耳机听音乐,不做其他事


● 尝试新兴趣爱好


痛苦容忍技能– 分散注意力


A.C.C.E.P.T.S 是另一种有效的活动。任何情绪都是一条抛物线,负面情绪通常会随着时间而减轻或消退。


学着分散注意力直到情绪平息下来可能有助于个体更好地处理事物


● A – 活动(Activities)。尝试进行那些需要专注思考和集中注意力的活动,给个体沉浸体验的项目;可以是爱好,也可以是一个项目或任何其他有价值的事情。


● C – 奉献(Contributing)。关注除自己以外的事情。例如,尝试做志愿者、做好事或其他类似事情。


● C - 比较(Comparisons)。将目前的情况与别人经历中更糟糕的情况进行比较。如,回忆自己更痛苦的时候,或别人所经历的困难时期以及他们是如何应对的。


● E – 情绪(Emotions)。尝试一种能产生与目前负面情绪相反的情绪的活动,比如看一部有趣电影,或听舒缓的音乐。


● P – 推拒(Pushing Away)。试着把负面想法写在纸上,然后撕碎扔掉。不要过度聚焦并沉湎于负面思维和情绪。


● T – 想法(Thoughts)。当情绪占据主导时,专注于想法。数到十,写一首诗或读一本书。


● S – 躯体感觉(Sensations)。 使用躯体感觉来分散注意力,比如戴橡皮筋或咬手腕,或手里握冰块;也可以试着吃一些很酸的食物,如酸橙或芥末。


10项DBT练习和活动


DBT包含大量的练习和活动,如正念练习。


1、正念


正念本质上是一种对当下正在发生事件的不加评判的意识状态,包括对自己的想法、感觉的觉察。正念就是当想法、感觉和情绪出现时,觉察到它们的存在但不对其过度反应。


注意,我们的目标不是完全清空大脑或停止思考,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当下或此时此刻


正念让你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但不会陷入其中。以一种不带评判的态度有助于你接纳出现的任何感觉。


感到焦虑就承认你感到焦虑;感到悲伤时,也可以将其视为一种正常的情绪。


比如“我感到很焦虑,没关系,这是正常的情绪”;不要试图改变情绪,只需要承认其存在即可。


正念的好处有:


● 减轻焦虑和抑郁情绪


● 改善记忆和注意力


● 降低反刍


● 提升情绪管理能力


● 提升对压力情境的适应性


● 提高对关系的满意度


● 增强对情绪和内在感受的觉察能力


2、DBT 人际关系有效性技能


发展人际交往能力有助于个体更好地与他人相处。其中比较好的方法包括G.I.V.E.和F.A.S.T.练习。


关系有效性


G.I.V.E 练习旨在提升关系有效性。人际关系中不仅要满足自己的需求,也要考虑别人的需要。


● G –温和(Gentle):温和意味着在互动过程中不要出现攻击、威胁或评判的行为,要学会接纳偶尔被拒绝的可能。


● I –示以兴趣(Interested):指在不打断别人的情况下对别人表现出真正的兴趣。


● V –认可(Validate):认可是指从外部认可他人的想法和感受,包括承认他人的感受,承认自己的要求是苛刻的以及尊重别人的意见。


● E –随和(Easy). 保持轻松随和的态度,记得微笑以及保持轻松。


自我尊重有效性


F.A.S.T.练习主要针对自我尊重。在人际关系交往中,我们会发现有时为了得到认可而违背了自己的价值原则。


● F – 公平公正(Be Fair):不仅需要对自己公平,也要对他人公平。


● A – 道歉(Apologies):除非有必要的原因,否则不需要道歉。不要因为提出要求、有不同意见或表达不同观点而道歉。


● S – 坚守价值观(Stick to values):不要为了被喜欢或得到你想要的而牺牲你的价值观。坚持你的信仰和价值准绳。


● T - 真诚(Truthful):避免不诚实的行为,如操控他人或说谎


3、痛苦容忍技巧


全盘接纳(Radical acceptance)是一种痛苦容忍技巧。


有时我们会遇到超出自己控制能力之外的问题,麻烦或各种困扰,然后我们很容易认为这是不公平的,或别人很开心而自己不应该遇到这个问题,以一种受害者的心态去思考,而这种思维方式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相较之下,全盘接纳是一种更健康的思维方式。学习认清问题或现状,而不是只专注于自己所希望的事情发展方向。但是,接纳并不等于喜欢或宽恕。学会接受自己无法控制的问题会减轻愤怒、压力和焦虑。


例如,面试工作时,当你觉得自己是理想候选人却并未被选中时。典型情况下,我们会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公平的。而全盘接纳有助于个体意识到,虽然自己没有得到这份工作很令人沮丧,但仍旧可以接纳面试Hr认为其他人是更适合人选的事实。


4、情绪调节技能


检查事实练习


该练习要求我们回看自己以往的生活,回忆出现情绪过度反应的情境;有些可能是我们当下认为很重要但其实并不重要的事情。


“检查事实”练习有助于减少这些极端情绪的强度和过度反应。试着让来访者在思考某个情况时问自己以下问题:


1. 什么事件触发了我的情绪?


2. 我对事件作出了什么解读或假设?


3. 我的情绪及其强度与实际情境匹配吗,与自己对情境的预想相匹配吗?


智慧思维练习


“智慧思维训练”旨在帮助来访者学习运用辩证思维的技巧,从而更好地管理行为。该训练会提及三种思维:情绪思维、智慧思维和理性思维。


当情绪控制个体的想法和行为时,就会涉及情绪思维。


某些个体会因不考虑后果而冲动行事。理性思维是指个体理智地处理某种情况时,他们根据事实来制定计划和做出决策。


智慧思维是对情绪思维和理性思维之间的理想平衡点,个体能够识别并尊重自己的内在感受,同时以理性的方式回应时,智慧思维就会产生


要做到这一点,治疗师可以试着让来访者描述他们在三种思维状态下的体验,并描述它们之间的区别。


5、其他DBT有关的正念技巧


还有一些其他的正念练习可以在DBT治疗中使用。包括:


● 正念倾听练习有助于来访者理解有关正念倾听的一切。


● 飓风之眼冥想有助于帮助平静情绪,个体将学会如何进入一个安静,平静的空间。


● 横膈膜呼吸练习是一个很好的放松减压技巧,也被称为腹式呼吸。 


推荐书籍


市面上有许多DBT相关书籍,以下推荐几本本领域优异书籍:


1. 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Behavioral Treatment of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Marsha Linehan):本书著于1993年,作者是Linehan博士;她给我们提供了如何治疗边缘性人格障碍以及其他复杂问题的大概纲要。


2. DBT® 技能训练指南第二版DBT® Skills Training Manual, Second Edition (Marsha Linehan):该书也是一本优异的指南书籍,详细阐述了如何实施DBT技能;著于2015年,包括教学笔记、讲义和工作表。


3. DBT® 技能训练手册和工作表DBT® Skills Training Handouts and Worksheets (Marsha Linehan):本书著于2014年,包含225个与治疗相关的工作表。


4. 建立有价值的生活:回忆录Building a Life Worth Living: A Memoir (Marsha Linehan):该书是Linehan博士的个人传记,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自杀青少年成为一名世界有名的治疗师和医生。



10条相关DBT治疗的语录


— 治疗边缘性患者的好处是,总感觉治疗室有一名督导协助进行治疗。— Marsha M. Linehan《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


— 自杀意念是因为个体深信生活不可能也不会改善。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这样,但生活并非所有情况下都是朝着负面方向发展。相反,人死亡的那一刻,希望将永归于零。没有任何数据表明死去的人会活得更好。— Marsha M. Linehan《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


— 要记住,大多数人不知道如何有效地应对出现自伤行为的个体。— Kim L. Gratz,  Freedom from Self-harm: Overcoming Self-Injury with Skills from DBT and Other Treatments


— 关怀是正念冥想的基本原则。正念冥想并不代表自私和以自我为中心,它为爱、关怀、尊重和敏感提供了发展的基础(Feldman, 1998, p.2). — Christina Feldman


— 管理情绪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去体验这些情绪,按情绪的规律和属性自由发展。—Kim L. Gratz, Freedom from Self-harm: Overcoming Self-Injury with Skills from DBT and Other Treatments


— 患者的消极态度不能被片面地解释为动机缺乏、抗拒心理或缺乏信心等。很多时候,消极是因为缺乏相应知识和技能。— Marsha M. Linehan《针对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认知行为治疗》


— 情绪没有好坏对错之分。要改变我们与情绪间的关系,第一步就是用好奇的眼光看待情绪本身以及其传递给我们的信息。— Lane Pederson,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Skills Training for Integrated Dual Disorder Treatment Settings


— 没有价值的生活是很难使人产生幸福感的,这是DBT的基本原则。当然,所有生命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没有不值得过的生活。重要的是,你所体验到的生活是你认为值得自己活下去的——一种令人满意的生活,一种能带来幸福的生活。— Marsha M. Linehan, DBT Skills Training: Manual


— “辩证”(在辩证行为疗法背景中)意味着平衡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事物。辩证行为疗法需要寻求改变和接受间的平衡(Linehan, 1993a)。你需要改变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痛苦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同时也要接纳自己本来的样子(内在情绪与感受)。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矛盾,但这是治疗的关键部分。辩证行为疗法依赖于接纳“和”改变,而不只是接纳“或”改变。 — Matthew McKay, The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Workbook: Practical DBT Exercises for Learning Mindfulness, Interpersonal Effectiveness, Emotion Regulation, And Distress Tolerance


总结


正如上文所述,DBT对那些倾向于以一种剧烈情绪或行为方式表达的个体来说是一种优异治疗。虽然DBT最初是为边缘性人格障碍而开发的,但它还可用于许多其他心理健康问题的治疗。


中文原创 禁止转载和二次加工 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参考文献
Behavioral Tech – Training, Continuing Education in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DBT). (n.d.).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behavioraltech.org/
Bohus M., Limberger, M.F., Frank, U., Chapman, A.L., Kuhler, T., Stieglitz, R.D. (2007)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of the Borderline Symptom List (BSL). Psychopathology, 40, 126-132.
Cognitive-Behavioral Theory Expanded: The Dialectical Behavioral Approach. (n.d.). Retrieved June 7, 2019, from http://www.mentalhelp.net/articles/cognitive-behavioral-theory-expanded-the-dialectical-behavioral-approach/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Building Your DBT House With Bipolar. (2018, July 24).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bipolar.newlifeoutlook.com/dialectical-behavior-therapy/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in a Nutshell Linda Dimeff The Behavioral Technology Transfer Group Seattle, Washington Marsha M. Linehan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eattle, Washington Dimeff, L., & Linehan, M.M. (2001).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in a nutshell. The California Psychologist, 34, 10-13. INTRODUCTION
Get Help. (n.d.).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www.goodtherapy.org/learn-about-therapy/types/dialectical-behavioral-therapy
Grohol, J. M. (2018, October 08). An Overview of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Retrieved June 6, 2019, from http://psychcentral.com/lib/an-overview-of-dialectical-behavior-therapy/
Hoermann, S., Ph.D., Zupanik, C., Psy.D., & Dombeck, M., Ph.D. (n.d.). Cognitive-Behavioral Theory Expanded: The Dialectical Behavioral Approach. Retrieved June 7, 2019, from http://www.mentalhelp.net/articles/cognitive-behavioral-theory-expanded-the-dialectical-behavioral-approach/
How DBT Helps. (n.d.). Retrieved June 6, 2019, from http://behavioraltech.org/research/how-dbt-helps/
How DBT Helps. (n.d.). Retrieved June 11, 2019, from http://behavioraltech.org/research/how-dbt-helps/#flyers
Linehan, M., Comtois, K. A., Murray, A. M., Brown, M. Z., Gallop, R. J., Heard, H. L., & Korslund, K. E. (2006, July 1). Two-yea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nd follow-up of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vs therapy by experts for suicidal behaviors and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JAMA Psychiatry, 63(7), 757-766. doi:10.1001/archpsyc.63.7.757.
Linehan, M. M., Armstrong, H. E., Suarez, A., Allmon, D., & Heard, H. L. (1991, December). Cognitive-behavioral treatment of chronically parasuicidal borderline patients. Retrieved June 6, 2019, from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845222
Linehan, M.M. (2009)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Risk Assessment Action Protocol: UWRAMP, University of WA, Unpublished Work.
Linehan, M. M., Comtois, K. A., & Ward-Ciesielski, E. F. (2012). Assessing and managing risk with suicidal individuals. Cognitive and Behavioral Practice,19(2), 218-232.
Neacsiu, A.D., Rizvi, S.L., Vitaliano, P. P., Lynch, T.R., & Linehan, M.M. (2010) The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Ways of Coping Checklist (DBT-WCCL):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Properties.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66(61), 1-20.
Phenomenological Psychology. (n.d.).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phenomenologicalpsychology.com/2009/04/the-case-of-kathy-an-example-of-dialectical-behavioral-therapy-in-action-using-emotion-regulation-skills/
Research Studies>Resources. (n.d.).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depts.washington.edu/uwbrtc/resources/assessment-instruments/
Reynolds, S.K., Lindenboim, N., Comtois, K.A.Murray, A., Linehan, M.M. (2006) Risky Assessments: Participant Suicidality and Distress Associated with Research Assessments in a Treatment Study of Suicidal Behavior. Suicide and Life-Threatening Behavior (36) 1, 19-33.
Using the Linehan Risk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Protocol With a Chronically Suicidal Patient: A Case Report. (2018, March 05).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77722918300245
What is 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 (DBT)? (n.d.). Retrieved June 12, 2019, from http://behavioraltech.org/resources/faqs/dialectical-behavior-therapy-dbt/

文:王翼 刘悦
责任编辑:殷水

0

回复

作者头像

王翼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王翼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